自贡男子靠双手在地上“爬” 要为妹妹筹钱救命

发布时间:2021-11-29 11:46

最近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12楼胸心外科总少不了一个急得团团转的爬行人,他就是大安区荆花湾的曾祥明。因为坐骨神经摔坏,曾祥明只能靠双手爬行,而他的妹妹曾祥英却因为一根三公分长的鱼刺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。妹妹管了我半辈子,现在她要钱救命,要人照顾,我却啥子都做不了,我好没得用!提起病床上的妹妹,年过半百的曾祥明红了眼眶。

曾祥明眼巴巴望着病床上的妹妹

身体残疾 二妹为哥哥撑起一片天

曾祥明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因为摔坏了坐骨神经,曾祥明只能靠双手走路,不仅丧失了劳动力,生活自理也成问题。30岁前,曾祥明一直依傍父亲生活。父亲去世后,是二妹曾祥英为他撑起了一片天。离婚后的曾祥英孤身一人,与哥哥曾祥明隔着一口堰塘守望相助,二妹不仅要种地,还要照顾我的生活。天热的时候她每天会提洗澡水过来,然后把我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回去洗。曾祥明说,自己成天在地上爬,总有很多脏衣服需要洗,二妹洗得辛苦但却很少抱怨。曾祥英的儿子已经20岁,但母子相隔很远,平时都是曾祥明、曾祥英两兄妹互相扶持。曾祥明最大的愿望就是:虽然穷,就这样过到死,也知足。

飞来横祸 一根鱼刺让二妹生死未卜

谁知一根鱼刺却打碎了曾祥明的美梦。10月25日下午,大安区荆花湾的邻居送给曾祥英两条鲫鱼。她把一条端给了哥哥,一条留下给自己。半夜,曾祥英突然喊肚子痛得厉害。天亮以后,在众人的帮助下曾祥英被送到医院检查。原来,一根三公分长的鱼刺将其食道卡破,消化道残液感染胸腔,进而引发了肺部感染。医院为其进行了手术。此后,曾祥英的病情一直不太稳定。

11月30日,记者在病房里看到,曾祥英还戴着呼吸机,身上多处插着引流管,对外界没有什么反应。据主治医生介绍,目前,控制感染仍是曾祥英能否度过危险的关键。

曾祥明靠着手里的两块木头跑上跑下,动一阵就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。 时至中午,曾祥明翻出口袋里的一包干胡豆,就着一杯白开水,就这样度过一顿。他无奈地表示:十多年,我们两兄妹就存了2万多,全部搞进去不说,还欠起一大截。

目前,曾祥英仍未度过危险期,曾祥明迫切地想救妹妹,却因为身体残疾力有不逮。如果你愿意帮助这对苦命的兄妹,请致电本报热线:0813-8218666。

■新闻链接

别小瞧一根鱼刺

有人被卡喉窒息去世

据媒体报道,杭州市的张先生今年才四十出头,正值壮年。今年年初的一天,张先生的老婆烧了红烧鲫鱼做晚餐。席间,一家三口一边吃饭一边聊天。张先生一不小心,鱼肉连同鱼刺一股脑儿吞了下去,喉咙立马一阵刺痛。

张先生的老婆顺手拿起一根筷子,往喉咙口小心地拨弄了几下,想把鱼刺弄下来。喉咙还是疼,不过张先生没太在意,以为鱼刺掉下去了。凌晨1点,老婆从睡梦中醒来,隐约感觉张先生在喘粗气,脸色发紫,呼吸很困难。

张先生随后被送杭州市西溪医院治疗。据西溪医院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医师张思泉介绍,我们掰开张先生的嘴巴看,发现他喉头水肿严重,声门闭合,已经无法呼吸,处于严重窒息状态。

卡在张先生喉咙里的鱼刺大约有1厘米长,由于喉头肿胀严重,一时半会无法把鱼刺取出来,而当务之急是要气管插管,让张先生顺畅呼吸。持续抢救了1个多小时候后,张先生恢复心跳。由于窒息严重,张先生的脑死亡没能恢复。

在医院ICU观察三天后,张先生被宣告不治。至离世,鱼刺没能拔出。

鱼刺卡喉

吞饭团喝浓醋都不靠谱

民间有很多对付鱼刺的方法,比如吞饭团、喝浓醋。

医务人员表示,不赞同这些民间土法,没有临床研究证明它们有用。从理论上说,醋的成分是醋酸,浓度为3%,不能软化鱼骨中的钙。有实验证明,把鱼骨放入醋中泡一天一夜,鱼骨不会变软。

而吞米饭这种方式,同样不能解决卡喉问题,容易让鱼刺划伤咽喉,引起发炎感染,甚至进入食道,这是非常危险的,刚开始大部分鱼刺只是卡在咽喉部,被饭一压掉得更深,食道周围有主动脉、支气管,都是非常重要的管道。吞饭团对付鱼刺就像是吞了把小刀进肚子。该医务人员说。最保险的方法是立即去医院,请急诊医生取鱼刺。 记者 缪静 摄影 罗祥瑞 原标题:妹妹因鱼刺卡喉引发肺部感染 哥哥身患残疾筹救命钱力有不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