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洛文尼亚——天堂之境,欧洲之心(下)

发布时间:2020-11-21 18:37
清新峡谷我们在卢布尔雅那稍作停留,就转向东北方向,朝Logarska峡谷奔去。这里距离卢布尔雅那只有1个半小时的车程,被誉为斯洛文尼亚(Slovenia)最美丽的阿尔卑斯山峡谷,开车过去最为方便。当我们距离峡谷还有不少距离时,远远便感受到这条清幽山谷的脱俗与不凡。长达7.5公里的Logarska峡谷群山锁钥,一眼看不尽的青翠延绵至远方,清新的山林秀气却扑面而来,让人倍感清爽舒适。1987年起,这里就被确立为自然保护区,峡谷中拥有诸如洞穴、山泉、雪峰和瀑布等30多处,使得Logarska峡谷又有阿尔卑斯的珍珠之誉。跟随着其他游人我们信步峡谷,发现有不少人专程来此旅行徒步,不由得大为感慨。或许谁也想不到,小小的斯洛文尼亚,竟然拥有1万多公里设有标示的徒步旅行路线,由此足以发现这个森林之国的居民们是多么地热爱户外运动了。一路之上,都有峡谷公园为徒步旅行者专门开辟的野外宿营地,可供大家休息。走过一大段路程,还有旅馆饭点和自助野餐绿地。我们没有更加深入峡谷内部,只听说一处瀑布景色不错,只见瀑布从高高的雪山顶宣泄而下,非常壮观。袖珍威尼斯曾经有人说过,如果世界上有一个地方从来没听人说过,去了之后却永难忘怀,这个地方就是皮兰。这是个只有4000多人口的小小古城,两三层的小楼层层叠叠地堆满海滨,雪白的墙和砖红色的尖顶,奠定了皮兰的基本色调,不论是艳阳高照还是风云过后,红与白都完美地衬托着湛蓝、幽深的大海,色彩分外独特又鲜艳。作为斯洛文尼亚唯一的出海口,人们将皮兰称为袖珍威尼斯毫不为过。唯一与威尼斯大不相同的是,皮兰依旧是站在海边的礁石上,可威尼斯已经是光着两只脚站在海里了。在皮兰海边散步,边走边看海上的美景,只要走上二百步就能走到城中心的广场。广场中央,竖立着著名的小提琴作曲家塔尔蒂尼的铜像,皮兰是他的故乡,《魔鬼的颤音》是他留给世界的绝品,皮兰人至今都以他为傲,并特意将雕像做得和真人一般大小,看上去好像他们的塔尔蒂尼又回来了。游走在皮兰湾岸边,只觉得心中的燥气一扫而光,不仅静谧舒缓,而且温柔和谐,很适合在岸边休闲垂钓。美丽回归当我们把斯洛文尼亚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部转遍,斯洛文尼亚之旅行将结束,我们也回到了布莱德湖,得以再次领略她的明媚容颜。第二次绕湖之行,天气比上次好很多,沉沉的乌云渐渐淡去,太阳也能偶露真容,撒下片片金色。让人意外的是,我在湖边还遇到一家中国人。先生是河南人,在附近的一家中餐馆打工;太太是浙江人,刚带着2岁的女儿从中国探亲回来。他们说,最近几年欧洲的经济形势不好,所以生意清淡。虽然餐馆包吃包住,每月还有700欧元的工资,但一家人生活依然很拮据。即便如此,夫妻二人心中依然充满希望,并打算在此定居下来,共同营造美好的生活。听完了这对中国夫妻的海外奋斗故事,我心中感慨良多。身居海外的中国人都有一段艰苦卓绝的奋斗传奇,诚如布莱德湖的明媚景色,也并不是来一次就唾手可得的。凉爽的天气加上和煦的阳光,让人感觉如同身处春天,天鹅和野鸭也都纷纷来到平静如镜的湖面游弋,更给美湖增添了无尽的柔情。而我,则静静地坐在湖边,尽情放松着身心,感受着清新凉爽湖面带来的美妙惬意。遥望着湖心小岛的教堂,我似乎也聆听到湖底传来的美妙钟声,并再次感谢大自然给予我这次避暑之旅的绝美恩赐。美丽的斯洛文尼亚,我还会再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