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毕节线路」走进古城*亲近自然*对话神秘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10:42



一、古城触幽


人坐在汽车里,灵魂已在翠恋青峰上飘荡。不用把视线放得太长,便可清晰地看到,道路两旁山腰上,藤树相绕、枝叶交叠的模样。目光稍有放纵,一幅含黛的山水画立刻映入眼帘。刚入湘西界内,就有灵气逼人之感。不是自吹,虽然对风水学一点儿不懂,来到这里我也能预感到,在这大山深处应该有一座凤巢凤凰城的。


凤凰城,是文学大师沈从文的故乡。文友小平路上惊叹地问,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,沈大师是如何从这大山深处走出来的?苗族花垣县文联主席龙宁英告诉我们;沈从文是沿水路走出去的。到了凤凰城,我们下榻在邻江的小木楼里。木楼所邻的江面不宽,江对岸吊脚楼的棱角、飞檐,重叠相向,玲珑精致。木楼前、石道边,游人与商贩卖买交易。水边洗衣女正用木捶,捶洗着衣物。人们做着各自的事情。宁英把我拉坐到低矮的木凉台上,指着侧前方对我说:你看到了吗?那个圆塔就是文昌塔。我们木屋背后的山上,就是沈从文的墓地。大家都是文人,来到这里自然要沾点凤凰城的灵气和沈大师的才气。


简单洗漱了一下,天大黑了。凤凰城随华灯耀起的那一刻而沸腾。岸上的凤凰城人潮涌动。江里的凤凰城在水波中流影。鳞次栉比的酒吧、的厅,爆出来的强节奏音乐砸向我的耳膜。出售各种纪念品和小吃摊摊主的叫卖,在卡拉OK弱拍时也涌跃出来。卖鲜花和水灯的孩子,拉一下游人的胳膊,拽一下游客的衣巾。我有点晕乎乎的感觉。晚餐,我们是在水边餐厅进行的。宁英点的全是苗家特色菜。说实话,我是吃不惯那味道的。古时候,这里交通及不便利,盐商进入这里有一定的困难。为了让餐桌上的食品味道丰富一点,当地人把肉或鱼切成片捂在坛里,待发酸后以备食用。为了便于储藏,他们还把肉、鱼类用烟熏成鱼干,肉干。


餐桌上,盘中的小鱼只有寸长,腹中却装满了鱼仔,这种鱼长不大,生活在浅水区,见到来人不逃不躲而是附在石头上一动不动,任人随意捕捉,当地人把此鱼叫做傻瓜鱼。还有一盘菜是干椒炒虫子。看一眼就心里发毛。盘中虫子叫桃花虫,只有桃花盛开的时节才能捉到。怎么说这也是稀罕之食品,岂有不尝之理?我小心的吃了三粒小虫,虫壳有点硬,口感像是油炸小虾。我最喜爱的是那里的蔬菜,青绿色,幽绿色,紫色,叶状、杆色各不相同,吃到嘴里青香,芬芳味也相异。很是爽口。席间,总有民间艺人前来要求献唱。飞檐红灯映木楼,山屏水波轻抚舟。再来一首轻弹小唱这不正是文人最享受的意境吗?于是我说道:让她唱,让她唱吧!她的声音是甜美的,她选的歌却是激昂的。她一开口就把我想象中的那份古幽雅趣赶了个净光。夜晚的古城是疯狂的,在这疯狂的喧嚣中,我却想听到轻歌低吟的古曲,我真的是晕得不轻了。


躺在白色的被褥里,能闻到墙板散发出的自然木香味。千里迢迢来到古城,我是不会把大好的时光用来睡觉的,第二天,起个大早,走出小木楼。空中落下了细雨,雨珠从屋檐落下,打在雨伞上,发出滴滴的声音。白天的古城变得清静了许多,古城面积不大,偶有路人丢扔弃物,但青石板的小路还是被雨水刷洗得比较干净。行在狭长的雨巷,我的心却空旷。当宁英把观看苗族银饰表演的佳宾卡送到我们手上后,我们急忙往演出现场凤凰广场赶去。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,在没开始演出前,我钻进了等待演出的银饰模特儿的方阵里,近距离的看银饰。男模银饰相对简单,只限于腰间。女模从头到肩,前胸后背,腰间裙穗,全被银子装饰起来,身体稍有动作,便银铃叮当,凤冠霞帔上的银片,颤颤晃晃。真是华丽,高贵,漂亮极了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苗族的银饰是各民族中最华美的服饰。对于苗族为什么如何好银,我特意请教于苗族的一位银匠师傅,他说:银,本是避邪之物。另外,历史上的苗族是一个多战事的民族。打了败仗就要撒离,在撒离的过程中,苗人把一部分东西扔掉,把值钱的东西变成银子携带在身上。现在和平了,银子不再作为便于携带的财产,而是作为一种炫耀和装饰被苗人佩戴。


午时,雨停了,我们回到了水边餐馆,坐在江边看着那幽静的山,平静的水,极具民族特色的吊脚楼突然,山坡上的丛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鸟叫声。宁英说是竹鸡在叫。她告诉我们,杜鹃是一种很懒的鸟,不自己做窝,却把蛋生到竹鸡的巢里,竹鸡看到凭空落入自己巢里一枚蛋,以为蛋是天上掉下来的,就大声疾呼天做怪!天做怪!我们细听了一下,竹鸡的叫声真的像是人说天做怪的发音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大自然中太多有趣儿的事,等着我们去听,去看,去发现。


午后,我们从小巷深处沈从文的故居出来,走到了后山他的墓地,守墓的老人是沈先生生前的好友请来的。沈从文的骨灰洒入了他深爱的故乡之水,沱江里。少部分石封在这墓地的五彩石中,我们手拿着黄色的鲜菊花立于墓前,宁英点燃了自带的香和纸钱,向着五彩石墓虔诚跪拜,我在凤凰广场买了一个鲜花做成的花环,一直顶在头上,算是我身体最高处之物,我从头上取下放到了沈从文大师的五彩石墓上,以表示我对这位大师的顶礼。离开墓地我们乘车前往德夯苗寨。


二、苗寨猎奇


山里不见曦月时,整个苗寨被大山的影子全部覆盖,鸟儿落巢熟睡,山涧发出溪水哗哗流动的声音,萤火虫喝醉酒般在漆黑的半空中划着不规则的舞步。进寨时,接待我们的苗族小姑娘翠翠通知大家,去参加篝火晚会。火苗像飘动的红绸,姑娘和小伙们表演着极具民族风情的节目。苗族是重祭祀,信鬼神的民族。节目里生动地反映了敬拜祖先、驱邪赶鬼、相亲、劳作等苗家人生活的内容。在一个节目中,一位巫师,把刚从炭盆里取出的烧得透红的长铁板,并列摆放在观众面前,然后把纸张放到铁板上,纸立刻燃烧起来,巫师光着双脚在铁板上把火蹭灭。观众席里发出一阵唏嘘声。相亲的节目相对给人的感觉要美好的多。那是一个演员与观众互动的节目。苗族姑娘拿着鲜花在观众席中寻找中意男士,然后把鲜花儿抛出,谁得到鲜花谁就得到场上表演节目。在这里戴眼镜的男士很受欢迎。苗族女孩儿大多认为戴眼镜的男士都有学识。被姑娘们选中的观众若不表演节目,她们会采用各种方式来惩罚,如抬人打夯,往脸上抹灰尘等。场上会爆发出一阵阵的快乐的笑声。苗族的鼓舞跳起来非常好看。小伙子阳刚强劲,带有武士的气势。姑娘们阴柔妩媚,动作仿插秧、织布、推磨的动作,看了他们的演出,你能真正地体会到艺术与生活是多么的不可分割。


[page_break]